明清江右商研究

三、江右商的经营方式在中国封建经济结构中,自然经济和商品经济具有明显的同一性。这种同一性突出表现在,以农业经济为主体的自然经济中包含着商品经济成分;商品经济和自然经济之间、商业经营方式与个体家庭、家族的内部分工之间有着必然和广泛的联系。明清时期的江西地区尤其是这样。由于江西商人多为因家境所迫而外出谋生的小商人,因此,江西商人中最常见、最大量的经营方式是个体经营,而整个家庭,则是以农业为本,以商补农。于是男子外出女子持家,或父兄外出、子弟持家,就成为江西商人家庭的基本分工。西汶艺术网光绪《江西通志·列女传》记载了大量丈夫常年经营在外,妻子居家侍父母、抚孤幼的事例,这是江西商人所以能够撇下家庭拖累、肇远服贾的重要因素。如南昌黄庭继,“客游南畿,家徒壁立。宵分纺织以供薪水”[1]。南城夏曦远经商于粤,妻兰氏居家筹理,“每寒暑,兰手制衣服寄舅姑”[2]。南昌杨俊远经商于蜀,妻氏奉姑,每尝辛苦[3]。玉山徐一鸿依内兄客游杭州,其妻昌氏始则以“纺织具甘旨”,后“失织纤业,乃学糊锡箔取给升斗,自灌园蔬,买小秫饶儿女,而己食糠麋”[4]。同邑吴士哲贸易姑苏,养母抚孤,皆赖妻林氏,得“无内顾忧”[5]。丈夫出外经商而妻子孤苦持家,成为江西商人家庭分工的基本形态之一。也有父兄经商而子弟持家者。如东乡王某“商于金陵,以家事付曙斗”[6]。崇仁黄二严,“父客外三十余年,严事母孝,教幼弟皆成立”[7]。广昌毛普圣,父客外二十年无音耗。及普圣长成,身出访父,遍历九江、长沙、武昌、宝庆、岳州,“卒得父于旅舍”[8]。又如南昌刘元成,兄客湖南衡阳,元成“以馆谷养父母”[9]。金溪李应科,“父殁时,三弟皆幼,提挈之,至于成人。弟贾于外,数亏负。岁寄馆谷资之,又独力支全家十余口,不贻弟内顾忧”[10]。乐安陈遵鲁,兄外出经商,遵鲁持家,“事寡母以孝闻”[11]。西汶艺术网[
2 3 4 5 6 7 8 9 10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