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而被视为眼中钉

反而被视为眼中钉

青年名叫阿道夫·希特勒,时任德国陆军政治部的调查员,一个极端的国家民族主义者,那天他奉上级指令来调查德国工人党是个怎样的组织,有没有诋毁当时慕尼黑执政的右翼政权。

但德莱克斯勒“穷追不舍”,直接给希特勒发了一封明信片,上面写道:你已被接受参加了德国工人党。没错作为德国工人党历史上最重要的掌舵人希特勒是被加入组织的。

面对这番“分裂”言论,整个会议现场陷入一片沉思。从利益角度出发巴伐利亚加入奥地利是个不错的主意,加入奥地利意味着巴伐利亚将不再是德国的一份子,那些柏林政府签署的一系列战败国必须接受的“惩戒”条约跟它完全脱离关系。

因而希特勒提出主持大局不是不可以,但有个条件——我要当德国工人党的主席,就这样德莱克斯勒彻底结束了在工人党掌权的日子,重新主政后的希特勒担心德莱克斯勒“德国工人党创始人”的身份再次被人利用,成为威胁自己的匕首。

见鲍曼教授的黯然立场,那时的希特勒心中还有点小担心,毕竟这是在德国工人党聚会的地方,让他们的党员如此难堪,会不会招来群起而攻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希特勒没有给予德莱克斯勒参与日后德国工人党大发展的任何机会,渐渐的德莱克斯勒成为了德国工人党中被遗忘的存在。没有人敢在如日中天的希特勒面前提他,毕竟那个“德国工人党创始人”的名号说出去真的很唬人,希特勒的监视无时无刻都在暗处看着……。

意识到“尴尬”的德国工人党执行委员会连忙派人去请希特勒主持大局,而此时的希特勒抓住机会坐地起了价,之前他只是事实上的领袖,现在他要“名正言顺”。

与埃卡特和罗姆两个党派元老迅速达成同盟,成为德国工人党实力最雄厚的小团体。1921年德国工人党依靠着希特勒那张太会说的嘴一跃成为了慕尼黑主要政党,希特勒个人也坐上了德国工人党事实领袖的位置,作为党主席的德莱克斯勒则沦为“花瓶”。

1919年9月,纳粹党的前身德国工人党在慕尼黑某酒馆召开讨论会,会上一位叫鲍曼的教授畅言受一战的波及普鲁士已经不适合领导日耳曼民族了,为了日耳曼民族的未来,巴伐利亚慕尼黑当局应该果断脱离德国加入邻居奥地利。

6月希特勒和埃卡特前往柏林筹集让德国工人党更上一层楼的资金,德国工人党内部不满希特勒坐上高位的人站了出来,他们要推翻希特勒的领导,为了让自己的行为合理化,“花瓶”德莱克斯勒被搬到了台面上。

然而尴尬的是,当德国工人党执行委员会接管党务之后才发现,这些年德国工人党能成为慕尼黑重要政党的所有资源都在以希特勒为首的团队手里,简单点说没了希特勒,德国工人党也就彻底没了,而希特勒随时可以再建一个新党。

澳门新葡新京 1

因而他认定希特勒是个能帮自己的“人才”,于是发出了入党邀约,为表示自己跟希特勒是同道中人,他的邀约信物是他自己的国家民族主义“着作”《我的政治觉悟》。面对邀约希特勒最开始是抵触的,礼貌性的示意“知道了”。

历史证明希特勒非但没有遭受攻击,还赢得了许多默声的赞许,其中就有当时的德国工人党领袖安东·德莱克斯勒,他非常赏识希特勒那怂人的劲,加之他跟希特勒一样奉行“国家至上”的国家民族主义信仰。

澳门新葡新京 2

澳门新葡新京 3

澳门新葡新京,它可以带着一个“清白”身迅速恢复生产。但正当鲍曼教授说的起劲的时候后,一个坐在角落的青年突然站起来言词激烈的怒道“……分裂国家即叛国者……”,一时问的鲍曼不知所措,只好尴尬的迅速逃离会场。

然而让德莱克斯勒无奈的是,他如此“千兴万苦”拉拢的“人才”太优秀了,入党后的希特勒成长飞快,在迅速活跃成骨干党员的同时,在“独掌一切”的野心驱使下希特勒跟德莱克斯勒“分道扬镳”了。

按理说如此身份的希特勒是不能大声说话的,但无奈“分裂”德国的言论跟他自身坚信的国家民族主义是不可调节的矛盾,因而希特勒实在没能忍住大声反驳了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