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阳陈氏古代女名人传略

“十八娘红”陈玑

陈玑,生卒不详。宋南康郡王陈洪进之女,因排行十八,别称十八娘,仙游枫亭人。当地水利长久不修,旱涝频繁,她同情民间疾苦,卖掉自己的金钗首饰,帮助农民开了一条从枫亭到惠安县驿坂溪,长达十五华里的渠道。从而灌溉了千百亩田园,五谷丰收。群众为了永记她的修水利之功,将这条水渠命名为“金钗渠”。

陈玑还极有远见地在渠道两边种植荔枝树几百株以固渠堤,同时增加农民收入。后人为了纪念陈玑的功绩,又称她种植的荔枝为“十八娘红”。从此,“十八娘红”成为莆仙荔枝的优良品种之一,也成了陈玑的标志代词。每当人们看到或说起“十八娘红”,便自然联想到陈玑这位人物和她开渠植荔事迹。后来“十八娘红”还移植到四川、广东、广西等省,驰名远近。曾任仙游县令的四川人石颜恬卸任时,特地细心带来“十八娘红”荔枝苗回乡种植。他还高兴地留下“荔枝乞得枫亭种,归种吾川妃子园”的诗句。

“十八娘”功绩高,“十八娘红”荔枝香,味尤绝,历代名家对她都有赞美的诗词。宋邑人蔡襄、苏东坡,清林则徐均赋诗赞“十八娘”及“十八娘红”荔枝。名人、名果、名诗,相得益彰。

闺秀诗人陈淑英

陈淑英(1808-1877年),字德卿,出生于莆田县莆田里(今荔城区黄石镇壶塘村)一个书香门第。小时候好学,秉性温和,博学多才,严以律己。长大后嫁给莆田城厢罗巷里翁焕文为继室。夫妻都博通经史。淑英尤长诗作,遗著有《竹素园诗集》,为清代著名女诗人。

淑英能诗,尤其工于七言。她身为女子,却敢于借助诗章讴歌正气,鞭笞邪恶,同情民间疾苦,揭示清朝从康、乾盛世后走向衰弱的社会矛盾,表达自己对国计民生的关切。她的《秋吟二十首》、《癸丑六月大水作》等诗篇,描绘了满清时代莆田民生疾苦,官府残害百姓的丑恶现象。在《癸丑六月大水作》这首诗里,详细地描绘了洪水为患的凄惨现象,有力地控诉了满清统治者不关心民生疾苦,致使人民淹死、饿死……表现了她的学识、胆量和文学艺术的概括力都高人一等。正如邑人名士刘尚文送她的挽联所云:“一朝绝笔椒花颂;千载遗篇竹素园。”

淑英著有《竹素园诗集》四卷。《秋吟二十首》与《梅花十咏》等是她近体诗的力作。她的表弟林扬祖,为其《竹素园诗集》撰写序文。序中赞她“气含孤芳,词综众妍,无粉麝之气;近体累累如贯珠,与唐音尤合”。

怜贫惜苦,教子有方陈朱氏

陈朱氏,仙游人,生卒年不详,宋室文阁侍制朱绂之女,奉直大夫陈汝器夫人。志书说她“性忠厚,怜贫惜苦,乐善好施,常常资助穷人”。后人因此为她编织了许许多多的美好传说。

据传,朱氏虽出生于官宦家庭,但她一生乐善好施,济贫救难,穷苦人家有急事相求,她总是有求必应,解囊相助。因此,她把家财施舍殆尽。一天,有位女道士慕名前来求乞。陈夫人极其为难地相告:“我家已无余资余物,实难相助,请到别人家求施吧!”女道士毫不客气地说:“既无资财可施,即望赠我夫人所着鞋袜!”陈夫人听了一震,随即进入内室,脱下鞋袜,光脚而出,恭恭敬敬地将鞋袜送给女道士。女道士也不推让,接过鞋袜转身就走。转眼间,女道士忽然不知去向。一会儿,陈夫人听见屋里叮叮当当响声不断。她急忙进屋查看,只见楼板上堆满了飞来的银元。她虽莫名其妙,却也惊喜万分。事情传出,围观者无数,皆说陈家善有善报,终得“飞钱满堂”。“飞钱满堂”的“飞钱陈”世系由此得名。

同时,陈朱氏还教子有方,她与陈汝器的三个儿子承袭父母亲德行,修桥铺路,为百姓排忧解难,誉满乡里。她教子可大成名,可大登宋政和二年进士第,历任潮州、漳州等地州官,有政声。

陈朱氏平时看到城关南门木兰溪水域宽阔,水流激湍,船只往来,每有生命财产之虞。因之,她让儿子可大建仙溪桥。经过数年的施工,才告完成,行旅方便。至今人们还盛赞陈朱氏当年建桥之功。

节孝妇人陈翁氏

陈翁氏,宋代莆田人,陈迈三十六代世孙陈麟之未婚妻。翁氏十六岁时聘于陈麟之为妻,尚未进门,麟之不幸亡故。在节孝观念支配下,翁氏义然缟素走进陈家,与亡人成婚,成为陈家守寡媳妇。邻里称她陈翁氏。陈翁氏孝敬翁姑如亲生父母,关照无微不至,深受翁姑宠爱,也得到他人的尊敬。为了继承陈家香火,陈翁氏嗣养一子,千辛万苦把嗣子抚育成人。她劳累一生,五十一岁病逝。

清雍正九年特旨立贞节坊,并于兴化府城隍庙东建节孝祠,供后人奉祀。

节孝祠在兴化府城隍庙的建筑群内,系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现已被房产开发商拆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